OB欧宝体育

当前位置->素质拓展
曾宪梓与人大学子谈就业:求职眼光不妨长远些
    金利来素以“男人的世界”闻名,如今,这个“世界”的缔造者却告诉他的后辈,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给别人的孩子换尿布。
    今天(10日)上午,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香港金利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宪梓来到中国人民大学,与数百名大学生聊起了就业这个热门话题。“年轻人求职的眼光不妨长远些。”曾宪梓建议。
    当时,一位人大学生站起来说,自己即将毕业,未来有三条路可以选,一是考国家机关公务员、二是去企业应聘、三是留在高校做学术研究。究竟从政、从商还是从教,他想请曾先生把把关。
   “无论走哪条路,我还是建议年轻的朋友要脚踏实地,毕竟高层也是从最低处做起的。”曾宪梓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。
    今年73岁的曾宪梓祖籍广东省梅县,幼年丧父,靠着新中国的奖学金就读中山大学。1968年,他带着母亲妻儿移居香港,起初做苦工、替别人带孩子,什么累活儿都干过。后来做起领带生意,每天必须卖出60条领带,才能勉强维持一家6口人的生活。
   “在困苦中所作出的努力和克服的困难都是一笔财富,能比别人学到更多的东西,面对社会时会更具有信心。”曾宪梓说起这段往事时感慨道,“这就像电脑中预存的程序,到用的时候就能调出来。”在他看来,现在大学生所欠缺的也正是这些积淀。
    曾有一位学工商管理的内地大学生到曾宪梓那里求职,开口月薪不得少于4000元。曾宪梓随即提了几个小企业中常见的管理问题,这位大学生才发现,一肚子理论和全球500强的经典案例,还不足以解决实际问题。
    “我的儿子当初从英国留学回来,也想到公司任职。我就问他‘怎样才算一条好领带’,他哑口无言。”曾宪梓说,儿子后来去工厂里待了两个月,再说起领带来,头头是道。
    除了建议同学们从基层做起之外,曾宪梓还谈起了青年的社会责任,他认为“每个人不妨先为自己创造财富,但当自己日子过得去之后,就该是回报社会、回报祖国的时候了。”
   “离开祖国时,我真是愧疚,出境时经过罗湖桥,忍不住回过头来,望着海关上飘扬的五星红旗起誓:有朝一日事业有成,必须尽最大努力回报祖国。”曾宪梓说。
    1978年,事业刚刚起步的曾宪梓回到家乡建了一所学校,1992年又捐资1亿港元设立教育基金。至今20多年里,曾宪梓为内地累计捐赠了6.3亿港元。
   “我以前说过,只要我还在,金利来不破产,我对祖国的回报就不会停止。”曾宪梓动情地说,“现在看,金利来或许不会破产,但我终究会离去。不过,我的儿子将把基金会办下去。”
    在大学生们热烈的掌声中,曾宪梓告诉大家,12年前自己被查出肾衰竭,现在每天都去医院做“透析”,靠着机器维持生命。“但是我不枉此生。”
   “他的演讲就像一位长辈在话家常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王向华说,“今天我对就业有了新的认识,同时也听到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。”